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今天是:
 
 
公司要闻
 
 
 
公司快讯
 
 
 
外媒看乐电
 
 
   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员工天地 >> 员工天地  
 
  共有 2313 位读者读过此文   字体颜色: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   

古镇探寻历史沧桑

  发表日期:2016/10/8 17:43:32          【编辑录入:佚名】

在古代,这出川的第一古镇,是古蜀道的起点。遥想当年,李太白意气风发,从这里踏上进京的旅途。心中豪气,化作长长的一句,“意呼吁,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”。如果没有风流天子李隆基的那段历史,古镇不会得名“天回”。

“渔阳鼙鼓动地天,惊破霓裳羽衣曲”,李隆基在温柔乡中,被安禄山甲兵的喊杀声惊醒,一路向西南沿蜀道奔来,甚是狼狈,只祈祷在天府之国找到一个暂时的栖身之地。一路颠沛流离,马嵬坡痛别了贵妃,只留此恨绵绵无绝期的无尽思念,夜半无人私语时在梦中相会。到了这古镇,雨过天晴,好消息随快马传来,勤王大军一路掩杀, “天旋地转回龙驭”,于是,这原本无名的古镇就叫天回啦!千年以来,从未更改。

时光荏苒,百余年前,大清帝国风雨飘摇,天回镇上暗流涌动,洋人与封建官僚,袍哥与地方乡绅,乱纷纷你方唱罢我登场。作家李喆人借天回镇作舞台,勾画出漂亮、精明的蔡大嫂,如何在这波云诡节中,保自身和家人平安,映射出川西平原苍生百姓,在历史大潮中的人间百味。《死水游澜》、《暴风雨前》,为川西人民立命,早已成为经典,深入人心。

李先生笔下的天回镇,简单而亲切:“ 就在成都与新都之间,刚好二十里处,在锦田绣错的旷野中,位置了一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镇市。你从大路的空幕中,远远便可望见在一些黑黝黝的大树荫下,像岩石一样,伏着一堆灰黑色的瓦屋,从头一家起,直到末一家止,全是紧紧接着,没些儿空隙。镇上的街面,自然是石板铺的,自然是遭叽咕车的独轮碾出了很多的深槽,以显示交通频繁的成绩。”

我想在蒙蒙细雨里找回属于古镇的历史沧桑,驱车驶在一条平坦的川峡大道,早先蔡大嫂要坐大半天轿子的行程,转眼就到了。千年过后,这里仍然是川峡公路上的重要集镇,高速宽阔的大道上,车来攘往,挟裹起阵阵尘烟。

步行到古镇上,人头攒动,周末的早晨,纵是细雨纷飞,却也挡不住古镇人的脚步。商人摆摊,百姓购物,大老爷们喝盖碗茶,更是雷打不动,这是四川(特别是川西平原)所特有的风景与民俗。茶铺鳞次,多过米铺啊。竹椅,条櫈,或倚或坐,打扑克的,赌长牌的,搓麻将的,抱抱膀子观战的,相对而坐冲壳子,摆龙门阵的,交流养狗遛鸟心得的,大大小小的茶馆都人满人患。这里还有几位,泡杯茶,独坐窗外院边的老哥,只呆呆地望着脚下不远处的河水。看雨滴其上,阵阵涟漪。

该说说这条河了,水流量不小,河面不宽,青龙桥飞架其上,桥栏石雕绿苔斑斑,给古镇凭添几分沧桑。沿河堤行,两岸垂柳依依,引人渐入古镇。借问房前大妈,“古镇何在?”“前行倒左拐,不过正在拆建啊!你来看啥子哟?”抬头果见蓝底路牌:直行“川峡公路”,左转“天回镇”。一条老街早已被拆的七零八落,部分门脸,已是人去楼空,街面凹凸不平,更让雨水冲刷成一片泥泞。

顺着街道往里找寻,还有人家在作最后的坚持与告别,不过也只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建筑,看来,想要找寻千年前唐玄宗的影子已是天方夜谭,就连蔡大嫂的故事也很难寻觅。可是我却又心有些不甘,阴雨天的早秋,陡生出丝丝凉意。却见“可口豆花店”被风雨和烟火浇燎得黝黑斑驳的木店招还在。阵阵白雾在雨幕间腾起。

豆花店,自然少不了白白嫩嫩的豆花。牛肉豆花、猪肉豆花、素豆花、甜豆花,变换的是俏头,豆花才是主角。哟,这豆花面,可是难得的特色。碗里先卧一块嫩嫩的豆花,再铺上一束筋道的面条,浇头可是内容丰富,牛肉末,黄豆粒、榨菜头、红红的辣椒油,有浓香扑鼻,有红油辣的爽劲。最难得豆花嫩中那股独有的豆香绵长。天回镇的豆腐,那可是名满天下。当年唐玄宗到这里,兵荒马乱之中,一盘天回豆腐让锦衣玉食、阅尽人间春色、尝遍天下美味的天子感慨万千。老街坊来了,不用多吩咐。“二两,牛肉,多海椒!”四方的木桌,吱呀作响的竹椅,穿梭的人流,这不正是自己寻找的川西世象,百味人生吗!

       这时候,我才注意到,在店口大锅里添水,加火,捞面的是男主人,紧紧的忙碌着,多半晌未听见一声言语。高挑身材、白净脸庞、尖下巴,一笑大眼睛弯弯的老板娘,用银铃般的嗓音,招呼着进进出出的客人。这不正是蔡大嫂吗?古镇的建筑换了一荐又一荐,早已旧貌换新颜,但是古镇的魅力还在,因为有这位豆花坊的蔡大嫂,古镇鲜活灵动起来!(杨景岗  编辑:武景华)

打印本页
 
 © CopyRight 乐山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2005-2011 版权所有 (蜀ICP备08002248)
联系电话: +(086)-0833-2445900  管理员信箱:600644@vip.163.com 
访问累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