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今天是:
 
 
公司要闻
 
 
 
公司快讯
 
 
 
外媒看乐电
 
 
   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员工天地 >> 员工天地  
 
  共有 2435 位读者读过此文   字体颜色: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   

父亲

  发表日期:2016-6-21 17:47:51          【编辑录入:佚名】

 又是一年过去了,兄弟姐妹几个约好去给父亲上坟。早上带上母亲准备好的祭祀用品,坐车来到父亲的坟前。放下祭品,拔父亲坟上的杂草时,我们聊起父亲。

 父亲是个硬汉子,有苦有累从不说,他是家里的顶梁柱,家里所有的重活.脏活都是他做。他对我们兄妹几个寄予了很大的希望,希望我们好好学习,将来能考上一所好的学校,跳出“农门”不再吃苦。

 父亲貌似脾气火爆,但我的印象中,从来都来是雷声大,雨点小。每当我们将成绩单小心翼翼地拿出来,看着糟糕的分数,父亲就冒火地训斥我们,而我们却大气也不敢出,摸出书本假装做功课,父亲的火就消了,于是警报解除,我们又可以愉快地玩耍了,直到下一次考试。父亲的教育就是简单明了,奖惩分明,考好了有求必应,考砸了,背起背篼上山感受”汗滴禾下土“的滋味,我们就是在父亲这样的教育下快乐地成长着。

父亲年轻时喜欢钓鱼,家里有一根渔竿和一副渔网,农闲的时侯,父亲喜欢把渔网拿出来补一补。下过雨后,河里的水涨了,父亲就扛着渔网,拿着鱼篓下河了。父亲是钓鱼高手,他总是比别人钓的鱼多,两三斤重的细甲鱼那是常事,有时还有娃娃鱼,弄得我们吃腻了,现在都不大喜欢吃鱼了。父亲是个实诚的农民,种庄稼是把好手。他从来不会浪费一粒粮食,那时没什么零食吃,想爆米花吃也不行,他觉得粮食是用来填饱肚子的,是主食,不是零食。夏天来了,看见邻居家的小孩啃着香甜的嫩苞谷时,我们一边吞着口水,一边羡慕着。于是扭着母亲闹,可是父亲不同意。母亲也很疼爱我们,割猪草时就给我们带几个回来解馋,父亲问就借口说是风吹倒了,反正母亲总是找得到理由来回答。父亲也很会哄我们,他说嫩的不香,老了吃起来才香。于是秋收后,我们就在一堆老苞谷里找嫩苞谷,找出来的都是”赖子“苞谷,东一粒,西一粒的。吃着母亲烧得金黄的.爆着花的”赖子“苞谷,真的如父亲说的很香.很香。看着我们一个个露出满足的笑脸,父亲也露出了幸福的微笑。父亲是爱我们的,他的爱如春雨般细细绵绵,慢慢地渗入我们的心间,至今都不能忘怀。

 不知不觉在聊天中把杂草拔完,摆上祭品,点上香烛,将纸钱烧了,陪着父亲说话。感谢父亲给了我们生命,也感谢父亲在走的时候了无遗憾,才让我们做子女的也无所憾。 (谢小萍)


打印本页
 
 © CopyRight 乐山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2005-2011 版权所有 (蜀ICP备08002248)
联系电话: +(086)-0833-2445900  管理员信箱:600644@vip.163.com 
访问累计: